-乒乓女皇承认国乒传统承认失败却不承认让球

乒乓女皇承认国乒传统承认失败却不承认让球

近日,邓亚萍接受了《人物》杂志的专访,谈到了“让球”这一至今仍被遮遮掩掩的敏感话题。她在充分肯定何智丽实力超群的同时,却拒不承认另一位实力非凡的选手——陈静,曾在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单决赛中对她拱手相让。

1994年广岛亚运会,已经30岁、此时代表日本队参赛的何智丽,女单四分之一决赛3-1淘汰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冠军陈静;半决赛3-1淘汰1989年多特蒙德世乒赛冠军乔红;决赛3-1击败1991年千叶世乒赛冠军、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冠军邓亚萍,一天之内平推三座大山,因此引发了一场乒坛“海啸”。

1987年新德里世乒赛,何智丽因半决赛拒绝领导安排让球给管建华,虽然在决赛中3-0完胜韩国选手梁英子,为中国队保住了这块宝贵的女单金牌,却被剥夺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参赛资格,于是愤然退役,于1989年嫁到日本,妇随夫姓改名“小山智丽”。

时隔25年再次回眸广岛之战,邓亚萍依然记忆犹新。当被问到输球原因是否与“某些其他场外因素有关”时,邓亚萍一口否认,说她的确是凭“实力”输了,那绝对不是她该赢的比赛。

“那场比赛何智丽打得太好了,不但扛住了我的前三板,还把我打得到处跑,越往后面越不是我的节奏,其实我的防守并不好,我前三板打不死她,一旦进入相持我就没招了,你说这怎么赢球,打着打着就只能干着急。”

当记者问到“何智丽、焦志敏这样的(优秀)球员挺令人嘘唏的,现在回头看,她们出国真是因为让球所导致的吗?”邓亚萍给出了四个字,“个别人吧”,她这是间接承认了何智丽、焦志敏出国就是因为让球所逼迫,而且她俩被伤得最重。

随后邓亚萍又说:“现在再去讨论让球这样的话题,其实也挺正常的,在乒乓球历史上,它并不新颖,它只是一个传统,让球又不是一两个人,多少人都让过来的”。不经意间,这位曾经的乒坛女皇道出了国乒让球的“深度”(是一个传统)与“广度”(有很多人都让过)。

记者又问“你也被要求让过别人吗?”邓亚萍再次一口否认,“没有,老一批的运动员‘可能’会经历过,但到了我们那一代,让球就几乎很少出现了。其实这就是一个大局观的问题,从整体出发让球没有坏处,但对于个人来说的确有些人难以接受,不过话又说回来,平时训练那帮陪练又凭什么为你服务呢,所以,如果是我的话,我的确能够接受让球”。

邓亚萍将让球提升到了“大局观”的高度,乃与时俱进,比起2005年上海世乒赛期间蔡振华接受专访时说“让球是为了祖国荣誉”显然更胜一筹。

既然邓女士如此高风亮节,于是记者继续挖坑:“你没让过别人,那别人让过你吗?”伴随着一丝自信而又熟悉的微笑,昔日“女皇”的回答只有三个字:“不需要!”

此时,记者的脸上大概也露出了职业般的微笑。4、50岁以上年纪的球迷,以及依然健在的徐寅生、李富荣、张燮林等国球元老应该都知道,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单决赛,代表中华台北队参赛的陈静为了将来着想,在打成2-2平后,决胜局突然放弃。

运营人员:渔樵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